养生堂视频
`
今日说法20191222,阿姨的辛苦钱,杨细文,农民工,三鼎家政
来源:cctv1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

今日说法 | 拼命为公司赚钱,却让他们欠下百万巨债……

曾经有奔头的事业

    来自江西的杨细文本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2016年,为了方便照顾孩子,也为了多挣点钱补贴家用,一直以来很保守的杨细文决定来上海试一试。

    2016年10月,杨细文开始在三鼎家政做上门保洁工作。虽然一个月三四千的工资不算太高,但杨细文也做得很带劲。因为踏实肯干,杨细文积累了不少老客户,很多人都愿意让杨细文上门服务。

今日说法20191222,阿姨的辛苦钱,杨细文,农民工,三鼎家政

    入职三个月后,因获得客户的认可,杨细文被公司提为技术队长。一年后,杨细文再次得到提拔,升职为三鼎家政广粤分公司的经理。这时,他的工作范围不仅局限于保洁工作,还要负责公司人员招聘和更多的管理工作。原本只有八九个人的分公司,在杨细文的经营下,仅用两个月就扩展到将近40人,这其中不少员工都是和杨细文有着同样背景的打工者。通过努力,杨细文所负责的分店业绩一直保持在上海三鼎家政所有门店的前5名之内。
 
    当上店长的杨细文,收入也有所提升,每月能拿到5000元左右。因此,他便将妻子和两个儿子都介绍到了三鼎家政。然而原本充满希望的生活,在2018年1月戛然而止。

一再拖欠的工资

    2018年1月,到了该给员工们发工资的日子,可杨细文却迟迟没有收到公司打款。三鼎家政上海地区的负责人向杨细文解释说,公司准备上市,资金紧张,工资发放要延后3个月,杨细文这样的经理则要去负责“维护员工”。

    一开始,杨细文并不是特别明白“维护员工”的意思,于是便去问了其他门店的经理。他们都选择帮助公司,先自行垫付员工的工资。可是转眼三个月过去了,三鼎公司承诺的工资还是没有发下来,杨细文开始有些着急了。

    为了安抚员工,也相信公司最终能解决问题,杨细文在自己没拿到工资的情况下,第一次借了钱给员工们发了工资。

卖不出去的预付卡

    遇到工资拖欠的不仅杨细文一人,上海徐家汇门店的负责人龚静面临的问题更是复杂。

    5年前,龚静从老家安徽来到上海打工,当时她只是听说三鼎是个家政连锁公司,发展平台很大,做得好可以晋升。认认真真干了一年后,跟杨细文一样,龚静从一个小时工变成了底薪5000元的门店的负责人,承担招聘员工及管理门店的部分工作,督促大家完成公司给的任务量。

    三鼎家政当时对工资发放是有要求的。一般情况下,是员工的工资加售卖家政预付卡的提成,而龚静口中的任务量就是指三鼎公司发售的预付卡的数量。员工在完成工作的同时,如果客户买了预付卡,员工就有提成,同时客户下次的保洁也有折扣。

    之前因为客户得到了满意的服务,龚静他们卖了很多预付卡。但从2018年1月开始,公司给龚静下达了更多的预付卡售卖任务,显然已经超过了这个门店的需求量。卡卖不出去,任务量就完不成,公司就不给发工资。

    为了能让员工拿到工资,龚静决定向亲戚朋友借钱把预付卡先买下来,等到公司客户多了再卖出去。三鼎公司的领导还专门介绍了贷款公司给他们,希望他们先帮公司垫钱发工资,把预付卡的任务量完成。

    可是,龚静和杨细文他们一直没有等来工资,也没有等来公司上市的好消息。2018年7月10日凌晨2:00多,三鼎公司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公司全部业务暂停,进入“工商报备”、“财务清算”阶段。三鼎公司破产了。

    得知三鼎出事后,杨细文和龚静这些经理都很崩溃。杨细文把老家的房产做了抵押,借了朋友们的钱,前前后后为三鼎垫付了56万。龚静的爱人也反映,龚静为了所谓的“完成任务”和垫付工资,已经借款超百万元。三鼎公司宣布破产后,她的身体一下子就垮了。

    与此同时,更大的烂摊子还在等着他们。作为门店的负责人,那个时候上门找他们要工资的员工和当初办了储值卡的客户越来越多。他们一边要面对拿不到工资的员工,另一边要安抚那些在三鼎家政充值的客户。

    长宁区的马女士就是充值最多的客户之一。从2013年起,马女士就开始使用三鼎家政来做保洁。4年时间里,马女士前前后后在三鼎充了近20万元。直到听说三鼎要倒闭,马女士的充值总共还有6万多元没有使用。

寻求法律援助,艰难讨薪

    2018年7月开始,上海的12348法律服务热线铃声不断响起。不少人都提到了同一个名字——三鼎家政。按照法律援助中心最开始的调查,他们认为三鼎家政案涉及的员工人数众多,基本分两部分。一部分是门店的负责人,另一部分是打工者。经过统计,投诉三鼎家政的打工者大约300余人,涉及金额上百万。

    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进行了紧急商讨,决定对这些被欠薪人员施以援手。但接案后,律师很快发现证据的收集成了大问题。想要认定这些打工者与三鼎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并不容易,因为打工者们能够提供的证据实在很有限。
 
    面对缺乏证据的问题,法律援助的律师们想到的第二条路,希望能跟三鼎公司达成调解。调解过程中,徐汇区法院的法官也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积极促成双方调解。三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任富明表示,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他们本不想欠农民工的钱,但是现在确实无力偿付这么多的工资。而且她和家人为了还钱,已经抵押了几乎所有身家。

    从2018年10月到2019年的5月,在律师和法官的共同努力下,向三鼎家政讨薪的373人中329人同意调解结案。最终,三鼎公司同意调解,支付员工工资约115万元。但是像杨细文和龚静这样为公司垫了钱,又充值了大量预付卡的人是不同意调解的。另一个门店的负责人范瑞军也是其中之一。

    28岁的范瑞军来自山西,对他来说,三鼎家政曾是自己的事业。跟杨细文和龚静一样,作为门店的负责人,当初为了给员工发工资,他前前后后投入了60多万。

    因为提供的证据很有限,杨细文等人的投诉没有被法院支持,败诉之后他们决定继续上诉。律师们将证据一一提交给了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过8个月的努力,25个案件中20个顺利调解,5个判决胜诉。虽然判决出来了,但是新的问题也出现了,因为三鼎家政正在申请破产,钱迟迟不能到位。

    如今龚静仍欠债100余万元,几乎每天都有人来讨债,度日如年。像马女士那样在三鼎家政充值的客户大多也都得到了法院的判决,等待着三鼎的赔偿。所幸占人数最多的最普通的那些打工者,因为被欠薪的数额相对不大,在拿到法律援助为他们争取到的利益之后,已经可以各奔东西开始新的生活了。

普法时间

嘉宾:胡占山 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主任

Q1:这起案件中三鼎家政的这些打工者都是通过法律援助中心提起诉讼,最后达成调解。您帮我们介绍一下法律援助中心主要是做什么工作?

A1:法律援助是国家设立以帮助经济困难群众,为他们提供法律服务的制度。法律援助中心就是具体承担法律援助实施的一个专门的机构。它的职责是接受经济困难群众的申请,根据申请的需要指派律师,免费为群众提供法律帮助。

Q2:那么申请法律援助需要什么资格?什么类型的案件适合寻求法律援助?

A2:根据中央的要求,这几年来法律援助工作在不断地加大援助力度,降低门槛,为了让更多的人民群众享受法律援助。许多省现在就只有一个条件就是看经济条件如何。对于案件类型,刑事案件我们要做到全覆盖,民事案件中我们也在不断地扩大范围,比如说一些家庭纠纷等等一些常用的民事案件,我们几乎都纳入了法律援助的范围。

Q3:如果有人有需求的话,应该通过什么渠道来取得法律援助?

A3:寻求法律援助有三个途径。第一个就是找法律援助机构,一般在各区、县司法局,地市司法局等都设立有法律援助中心;第二个就是可以拨打12348法律服务热线,这个热线24小时提供服务;第三个途径就是上网,司法部设立了综合法律服务网,也是24小时提供服务,大家可以随时上网寻求帮助。

 

今日说法20191222视频,阿姨的辛苦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