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堂视频
`
今日说法20191208,陈凤超,大法官开庭,二十秒的真相(上)
来源:cctv1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

大法官开庭 | 关键20秒 命案证据缺失 大法官开庭 揭示真相

    陈凤超,吉林榆树人,法学博士,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二级大法官。
    司法理念:司法办案,要坚持合目的性、合规则性、合理性的有机统一,即天理、国法、人情三者相统一。

今日说法20191208,陈凤超,大法官开庭,二十秒的真相(上)

    2019年11月11日下午3:00,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上诉案。担任该案审判长的是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二级大法官陈凤超,他还曾是一名有着30多年工作经验的检察官。大法官开庭审理的案件多是重大、疑难、复杂的案件。这是一起什么样的案件,需要大法官亲自审理呢?事情还得从2018年9月14日凌晨,林华的丈夫失踪说起。

金店老板家门口遇袭
    祖籍广东的林徐鹏、林华夫妇16年前来到海南省儋州市打拼。他们在儋州市那大镇解放北路开了一家金店,金店每天营业至晚上10:30。按照惯例,林徐鹏会在晚上11:00左右回到家中。可2018年9月13日那天晚上,林华在家中一直等到14日凌晨也没有等到丈夫林徐鹏回家。

    林徐鹏一直没有回信,林华十分担心,她迅速穿好衣服下楼寻找,在楼门口林华遇到小区保安曾在芳。因小区A10栋一楼业主找到曾在芳说自家外墙有血迹,刚接过夜班的他准备前去巡逻查看,恰巧碰到了出门寻找丈夫的林华。

    墙上的血迹,留在楼下的鞋子,与林徐鹏一同不见的还有他驾驶的汽车。林华当时有些蒙,但她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程度,她以为丈夫可能是跟有过节儿的人打架受伤后,开车去了医院。林华找来外甥林广浩和丈夫的好友陈金定一起寻找。他们找遍儋州市的医院,也没有找到林徐鹏。回到小区后,他们查了监控视频才发现出事了。林徐鹏当晚遇袭后,被人抬上车拉走了。随后,林家人赶紧报了警。

夺命20秒
    民警迅速赶到后发现,打斗现场位于泰安苑小区A10栋居民楼的入口处。距离楼门口7米左右的地方,警方发现了一枚针状物。针状物是实心的,一端比较尖,一端比较钝。警方从针状物上提取到了林徐鹏的DNA,在针状物南侧的地面上侦查技术人员发现了一枚红色的飞镖尾翼,这个尾翼与针状物原本是一体的。

    在楼门口西侧的空地上,散落着一些物品,有受害者的拖鞋,还有面、火腿肠之类的事物。在食物附近的墙面上侦查人员发现了一些甩落的血迹,甩落血迹右侧的窗台上有大片血污,而在西北侧停车位的硬化路上也有血迹。

    紧接着,技术人员在楼门口对面的竹林里提取到两枚烟头。警方分析,这里应该是嫌疑人袭击林徐鹏前的藏身之处。而小区一个业主告诉侦查员,当天晚上11点左右楼下发出了一声惊呼。

    侦查人员调取了案发当晚的小区监控,从视频监控中发现了嫌疑人的踪迹。监控显示,被害人林徐鹏22:56分时,开车回到所居住的小区。22:56:50秒,林徐鹏从车上下来。这时,两名一高一矮的嫌疑人从树林里冲了出来。冲在前面的高个男子举起了手中的武器,案发现场散落的针状物和红色尾翼印证了高个男子手里的武器,是一把弓弩。

    两人冲向林徐鹏后,由于树林和停放车辆的遮挡,监控视频无法拍到林徐鹏和两名嫌疑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20秒后,两名可疑男子来到林徐鹏停在路边的汽车前,很快他们返回在树木和汽车遮挡的区域。22:57:54秒时,两名嫌疑人像是抬着什么东西往林徐鹏停车的位置走了过去。22:58:10秒时,两名嫌疑人又返回到了刚才袭击林徐鹏的位置,15秒后两名男子上了林徐鹏的车。并把袭击林徐鹏的工具放到了车上。22:59:25,两名嫌疑人开着林徐鹏的车离开了现场。

    就在警方对林徐鹏的失踪展开侦查时,他们接到解放北路一家果店老板黎叔的报警。14日凌晨2:43,黎叔说他正在给一位顾客拿方便面,突然听到隔壁林大福金店有人在开卷帘门,林大福金店的老板就是失踪人员林徐鹏。水果店与金店相邻,金店里的店员黎叔都认识,眼前这个开门的年轻人他以前没见过。黎叔往金店里面看了一下,这名可疑男子显得比较惊慌,又把金店的大门给关了上去。

    双方对视了很久,大概两分钟可疑男子走了。从金店的监控视频中,警方发现了可疑人员的身影。经过图侦分析,侦查员认为这名打开金店大门的人,就是在泰安苑小区带走林徐鹏的矮个儿男子。

    经过分析,警方认为发生在泰安苑小区的血案,并不是简单的殴斗行为,它极有可能是一起经过精心准备、预谋的暴力犯罪。此时,林徐鹏生死难料,警方想要找到林徐鹏,追踪林徐鹏的黑色轿车应该是一条捷径。

    2018年9月14日上午,在距离儋州市那大镇50多公里的橡胶林里,有人发现了一辆被烧毁的轿车。从汽车玻璃的流淌痕迹看,大火是从汽车内部燃起的,从汽车烧掉漆的牌照看,侦查人员确定了车辆的主人就是林徐鹏。在汽车后排座的地垫上,他们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从骨骼呈现的状态看,受害人是死后被焚烧的。经过DNA比对。死者就是失踪的林徐鹏。

    林徐鹏找到了,可这个消息对他的家人来说,却是一个无法面对的噩耗。

一顶帽子掀起真相一角

    在焚车现场的草丛里,警方找到了一顶鸭舌帽,并从帽子中提取到了生物检材。通过DNA比对,警方确定了帽子主人的身份。罗银生,1989年出生,福建省政和县人。

    通过视频追踪,警方发现与林徐鹏的车一同来到焚车现场的,还有一辆棕色小轿车闽OFB230,经过查询这是一辆套牌车。侦查员们反复查看焚车现场周边的电子监控,很快在通往高速公路的卡口照片中发现了一辆与可疑轿车相似的车辆。闽HFB238,是这辆车的车牌,通过查询发现闽HFB238与系统里的车辆信息一致,该车牌为真牌。车主名叫谢佳峰,1980年出生,福建省政和县人。

    谢佳峰和罗银生都是有犯罪前科的人,种种迹象表明,这两人的可疑点比较多。儋州警方迅速发出协查通报,2018年9月14日下午2点,在广东省开平市的高速公路收费站,公安机关发现了谢佳峰的汽车,当场抓获了谢佳峰和罗银生。落网之后,罗银生主动交代了抢劫金店老板林徐鹏的犯罪过程,并揽下了杀人、烧车、焚尸的主要责任。

    据罗银生交代,对林徐鹏实施抢劫并不是他们临时起意。自2018年8月底开始直到案发,罗银生与谢佳峰多次跟踪林徐鹏。2018年9月13日晚,二人决定动手对金店抢劫。

蓄谋已久的抢劫变凶杀

    案发当晚10点多钟,谢佳峰开车先将罗银生送进泰安苑小区,在林徐鹏家附近的竹林里隐藏起来。随后,他独自驾车回到林大福金店附近。晚上10:32,林徐鹏拉下金店的闸门开车回家,谢佳峰则开车跟在后面。半路上,林徐鹏停车去买东西,谢佳峰没有停留,而是抄近路来到泰安苑小区,在小区门口停好车,步行进入小区与罗银生会合。

    晚上10:56,林徐鹏开车回到他家楼下,当他提着东西朝楼门口走去时,谢佳峰和罗银生从身后扑上来。短短几秒钟,林徐鹏就失去反抗能力。随后二人合力将没有声息的林徐鹏抬上车,丢在后排座的地垫上。凌晨2:42,谢佳峰和罗银生来到林大福金店。罗银生去实施开门、拿东西,谢佳峰以买方便面为由分散水果店老板黎叔的注意力。二人没想到,金店的第二道门连着报警器发出的声响,惊动了水果店的老板黎叔。

    黎叔的出现打乱了二人的计划,担心事情败露,谢佳峰和罗银生迅速离开。开车路途中,谢佳峰又偷了半瓶汽油,为焚尸做准备。据罗银生讲,案发时他并不会开车。为了便于逃亡,谢佳峰临时教了他。随后二人各自开起一辆车驶上了高速公路。14日凌晨3:44仓皇逃窜的谢佳峰和罗银生将受害人林徐鹏的车开到一片橡胶林里停了下来,进行焚尸。

    意外的惊吓让两人措手不及,慌乱中罗银生并没有注意到帽子遗失在现场。两人驾车向广东逃亡,当他们来到广东省开平市一收费站时被警方逮捕。因罗银生欠谢佳峰人情,还欠钱。按照与谢佳峰的约定,落网后罗银生承担了所有抢劫杀人的责任。后期,罗银生明白这是一个严重的犯罪,要如实交代的时候,他又改变了口供。

    2019年6月19日,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抢劫罪判处罗银生、谢佳峰死刑,立即执行。两被告不服,提起上诉。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后,院长、二级大法官陈凤超决定亲自审理这起案件。

大法官说

记者:大法官办理的案件都是重大、疑难、复杂的案件,那么这个案件它的重大疑难和复杂性体现在哪里?

陈凤超大法官:开始我并没有感到复杂,因为公安机关迅速行动,很快地在案发的第二天下午通过全国警力协调配合,在广东将两位犯罪嫌疑人抓获。公安机关确认二人是杀人凶手的证据,收集很充足很充分。但是本案的遗憾是,二人在具体实施杀人抢劫时的犯罪行为、犯罪地位、作用,由于客观原因使案件事实难以认定。两个被告人中,一审确定的被告人罗银生是第一位,他跟谢佳峰是主从关系。在案发开始公安机关侦查的时候,他主动包揽罪责,后期当他明白这是一个严重的犯罪要如实交代的时候,他改变了口供。其中,也有一些为了推卸责任不实的供述。就出现了谢佳峰的口供和罗银生的口供哪个可信,哪个能采信这样的难度。所以这个案件在共同犯罪中谁的作用更主要,这有待查证。

2018年9月13日晚,在林徐鹏家楼门口的一辆车挡住了电子监控的视线。罗银生与谢佳峰到底是怎么向林徐鹏行凶的?面对一审死刑判决,两名被告人是各执一词,全部上诉喊冤,这让原本简单的抢劫杀人案变得扑朔迷离。对于被告人的上诉,大法官如何去伪存真、明察秋毫。明天我们继续跟随大法官,一起走进案件现场。

 

今日说法20191208视频,大法官开庭 二十秒的真相(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