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堂视频
`
今日说法20191207,大法官开庭,李占国,二十年后的审判(下)
来源:cctv1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

大法官大检察官同庭办疑案 公正司法唤醒迟来的正义

    李占国,山东临清人,法学学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二级大法官。
    司法理念:一定要让刑事司法彰显新时代的法治文明。

今日说法20191207,大法官开庭,李占国,二十年后的审判(下)

案件背后的恩怨纠葛
    在罗建其逃亡的18年间,追捕组民警曾奔赴浙江省临海市、江苏省常熟市、上海市等地展开追捕工作,但一直没有掌握罗建其的准确行踪。而在案发四个月后,罗建其的父亲罗日才回到了仙居并去当地派出所说明了情况。

    罗日才说,他有三个子女,唯有小儿子罗建其不爱读书,只上到小学三年级。在阅卷阶段,李占国大法官和合议庭发现罗建其早在18岁前就有犯罪记录:1992年4月20日,罗建其犯敲诈勒索等罪名被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2000年5月19日,案发9个月后,罗建其的哥哥罗建军在浙江省杭州市投案自首,罗建军归案后,道出了这次冲突的根源。原来,这次村经济联社选举之前,村中几派人的矛盾已经产生。在之前的村委会干部的选举中,罗建军参选村委会副主任,却因差了7票而落选。当时罗森江一方有30多人有投票资格,但这30多票,一票都没有给罗建军。

    而此次村经济联社选举,恰巧罗森江支持的候选人罗日峰参选,这一次,罗建军的父亲罗日才等人参与制定的选举规则中,由村民组长、党员和村民代表共同投票选举经济联社主任和委员,对罗森江一方颇为不利。
 
    在众多的案卷中,李占国大法官发现了一份1999年10月29日出版的《民主与法治》报,报上记载,案发当时会议现场的村民代表有116人。众目睽睽之下,究竟为何会发生这样的案件,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悲剧?带着这样的疑问,李占国大法官决定到当年的案发地进行走访。

    在横路丁村调研期间,李占国大法官仔细询问了罗森江当年发生打斗的真正原因。据罗森江所说,1999年8月10日的选举中,当罗森江等人对选举规则提出异议暂时休会时,罗建军便在会场向罗森江发难。

    根据当年村民的描述,罗建军可能也参与了对两名死者的持刀捅刺,因此,罗建军于2001年3月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罪名是涉嫌故意伤害(致死)。但经过两次撤诉及补充侦查后,检察机关最终认为罗建军持刀捅刺他人的证据不足。

    2002年4月,罗建军被仙居县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哥哥罗建军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弟弟罗建其的二审将会是一个什么结局呢?

    在浙江省仙居县看守所,罗建其叙述了当年的事实经过。

    据罗建其称,离开横路丁村后,其辗转逃到了河北省石家庄市投奔了一个表兄,在表兄的帮助下,罗建其将妻子也接到了石家庄,此后又办了一个朱玉标的假身份证,夫妻两人在石家庄做点外卖和熟食的小买卖,在石家庄待了五六年后,2005年,罗建其夫妇搬到了陕西礼泉,在那里开了个熟食店,妻子跟随罗建其逃亡18年,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敢见。

法庭调查聚焦案件重点
    早在罗建军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就已经查实,案发的前一天晚上,村支书丁凤英等人曾前往罗日才家中,商量第二天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以及应对方法,而法庭调查的第一个重点就是:罗建其究竟有没有参与过案发前一晚的商议?

    法庭调查中,罗建其否认参与过案发前一天晚上的商议。罗建其声称,8月9号晚上9点之前自己并不在家里,当晚也没有回家吃饭。然而,其不在场的诉称却并未得到其它几份证人证言的支持。

    此外,原村支书丁凤英的证言也证明了罗建其当晚在场的事实。

    综合在案证据和法庭调查,合议庭认为,罗建其参与预谋、附和挑衅提议,提出“要闹就打”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法庭调查的第二个重点,是能否证明罗建其捅刺了罗日峰。罗建其在上诉理由中说,他只捅刺了罗森洪,罗日峰的死和他无关。为了反驳这一观点,检方在庭审中提供了罗建其2017年9月23日被西安警方抓获时的口供:

    同时,法庭出示并宣读了村民丁兆成、罗彬辉、罗真弟等人的证言,这些证人证言与罗建其的口供相印证,充分证明了罗建其与死者罗森洪、罗日峰在村会议室打斗,罗建其持刀捅刺的事实。

    此外,案件审理期间,法庭还接受了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的申请,通知为死者做鉴定的鉴定人之一,仙居县公安局法医朱小河到庭,就有关鉴定情况接受询问。根据法医鉴定意见,死者罗森洪、罗日峰的创口特征可以由同一件单刃锐器形成。

    综合上述证据,合议庭认为,罗建其持刀捅刺致罗森洪、罗日峰死亡,罗爱珍重伤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法庭调查的另外几个重点,是罗建其所用的凶器的来源、会场内是否有其他人持刀的可能、罗建其的行为有没有正当防卫性质以及被害人是否存在过错。

    庭审中,控辩双方首先对刀的来源进行了调查。罗建其起初辩称,在当时的打斗中,他从罗森洪身上拔出了刀,但无法解释在捅刺罗森洪之前,罗爱珍身上的刀伤是如何造成的。随后,在检察员的提问下,罗建其转而又说其是在罗森洪等人身上夺的刀,其前后供述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法庭也认为,罗建其的辩解不符合客观事实,且没有证据支持。

    2019年10月25日上午的庭审在持续了3个多小时后,法庭宣布休庭,休庭期间,合议庭进行了评议,并报请省高院审判委员会研究。10月25日下午4点,审判长宣布再次开庭,并进行了宣判。

    判决认为,本案证据足以认定罗建其持刀捅刺致二人死亡、一人重伤的事实,罗建其为了帮助其父操控村务选举之非法目的,事先产生寻衅滋事的意图和准备,案发当天又主动挑起事端,率先实施殴打,主观上明显具有不法侵害意图,客观上实施了不法侵害对方的行为,其行为不具有防卫性质。农村基层选举是实行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重要方式,是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国民主法治建设中的一件大事。罗建其的行为是对我国民主法治建设的公然挑衅,依法应予严惩。最终,法院驳回了罗建其的上诉,并维持原判。

大法官说

记者:如何在纷繁复杂的证据和要素之间拨云见日,最终看到案件的真相呢?

李占国大法官:这个就是靠对一个个的证据进行详细的分析。比如本案中的言词证据,一个是要对这些证据相互之间的矛盾进行排除,辨明这个言词证据本身的相同处、不同处在哪里,相同处能不能和客观实际相结合。

记者:这个村子里发生这么大的案件,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

李占国大法官:农村的平、能力、觉悟、受教育程度比较弱,所以说黑恶势力在农村容易产生。像民主选举本来是一件好事,做好了之后有利于农村秩序的管理,推动我国的民主化进程,但是在选举的过程中,有人操纵选举,这实际上就是一种争权夺利,其实质就是一种农村的恶势力、家族势力。我觉得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提高整个农民、农村的素质、教育,加强管理,需要基层的党组织发挥好作用,使这项改革能实实在在地使老百姓感受到共产党的对老百姓的爱护,推进我们整个国家的民主法治进程。

记者:为什么对于律师提出的每一个疑问都要仔细回应?

李占国大法官: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说的话,就是一定要让刑事司法彰显新时代的法治文明。

大检察官说

记者:通过这起案件,检察机关能得出什么样的启示呢?

贾宇大检察官:我们检察官既是犯罪行为的追诉者,也是司法公正的追求者,更是合法权益的保护者。我们要通过自己办案来发现案件中的是非曲直,保证每一起案件都能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使犯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使受害人的权益得到伸张。同时,也要保障犯罪人或者说被告人的权益,不使其承担其不应当承担的责任和后果。

李占国大法官说,从本案可以看出当年农村黑恶势力的雏形,也例证了扫黑除恶保一方平安的重要性。公安机关追捕罗建其18年,终于让他在案发20年后受到了应有的审判,还了被害人及其家属一份迟来的公道。而罗建其在逃亡期间,他的妻子生下了一个女儿,如今女儿已经成年,得知真相后,难以接受,伤痛不已。案发后,罗家人背井离乡,四处漂泊,横路丁村也成了他们永远也回不去的故乡。

 

今日说法20191207视频,大法官开庭 二十年后的审判(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