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堂视频
`
今日说法20191206,二十年后的审判(上)浙江台州仙居县横路丁村
来源:cctv1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

大法官开庭 | 二十年后的审判 大法官大检察官同庭 聚焦村级治理

    李占国,山东临清人,法学学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二级大法官。
    司法理念:一定要让刑事司法彰显新时代的法治文明。

今日说法20191206,二十年后的审判(上)浙江台州仙居县横路丁村

村委会命案
    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的横路丁村,20年来的村貌虽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有几间房子却依然保留着20年前的模样,这就是原村委会办公室,现在是村里老年人活动室。20年前的1999年8月10日,就在这里,村民罗爱珍遭受了一生中的重创。
    罗爱珍的一个哥哥罗日峰和丈夫的堂兄罗森洪在那次事件中丧生。罗爱珍虽经抢救保住了性命,却落下了终身残疾,经法医鉴定构成重伤。
 
    那场意外来得特别突然,从开始争吵到悲剧发生,也就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被捅的罗爱珍、罗日峰、罗森洪等人被紧急送往县人民医院,罗森洪在去往医院的半路上不治身亡,罗日峰被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也离开了人世。
 
    凶手罗建其作案后立即逃离了现场,多年没有归案,这也是被害人家属不愿意村委会旧房屋被拆掉的原因之一。

二十年后的审判

    2017年9月,罗建其在潜逃18年后被抓获归案,他被指控在1999年杀害了罗日峰和罗森洪,并致罗爱珍重伤。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罗建其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罗建其的姐姐罗柳青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罗建其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9年10月25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上诉案,担任这起案件审判长的是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二级大法官李占国。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二级大检察官贾宇也出庭履行职务。
 
    在案件审理期间,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二级大检察官贾宇前往看守所提审了上诉人罗建其。罗建其辩称,自己没有想要杀人的故意,也没带刀进会场,刀是混乱中从别人身上摸出来的。罗建其还表示,其中一个死者罗日峰并非他所杀害,他事先也没参与过商议。

    在阅卷之后,李占国大法官带领合议庭成员来到了台州市仙居县横路丁村,前往案发现场实地勘查。查看过案发现场后,李占国大法官又去看望了案件的被害人。


村经济联社选举风波

    1999年8月10日早上八、九点钟,村民们陆陆续续来到原村委会办公室,很快,本来就不大的办公室里里外外都挤满了人。这一天即将召开的选举大会,是要选出村里经济联社的主任、副主任和一名委员。村党支部、村民委员会、村经济联社是当时村里的三个组织,涵盖了村里的党务、政务和经济管理工作。
 
    丁凤英从1994年起担任横路丁村的支部书记,之前也任村干部多年。在选举的前几天,丁凤英就感受到,表面平静的横路丁村实际上暗流涌动、一触即发。他称曾向上级一位乡领导建议取消这次选举,但因为没有确切证据,建议没有被采纳。
 
    罗日才是被告人罗建其的父亲,1999年8月10日案发时,刚刚卸任村委会主任职务没多久,但还担任村选委会的副主任。

    1999年8月10日上午9点左右,由乡长助理带队,原杨府乡政府来了几名乡干部指导选举,乡干部到达后,选举大会开始。
 
    会议由选委会副主任罗日才主持,罗日才宣读了选举的办法和规则,村选委会主任村支书丁凤英则做了进一步的解释。他们刚宣布完关于选举的方案、规则、进程等内容,就有一些村民代表跳出来提出异议。

    持反对意见的其中一个人叫罗森江,是重伤者罗爱珍的丈夫。他曾经是横路丁村的村委会主任,也就是罗日才的前任,1995年被借调到乡政府任计生干部等职务,后来因为乡里机构改革就又回到村里,但没有再担任村干部。按照选委会副主任罗日才宣读的选举规则,全村的党员、村民组长、村民代表都有权参加当天的投票,罗森江等人对此表示反对。
 
    罗森江说,只有村民代表可以参加选举经济联社的投票,村里的党员和村民组长是不能参加的,其他村里经济联社的选举就是这么做的,所以他对选委会制定的选举规则表示强烈不满。
 
    横路丁村当时约有一千八百人,有罗、丁两大家族,其中罗姓人员占全村人数的一半,而丁姓人员约占全村人数的40%,村里人说,即使是同姓之间,也有亲疏远近之分。事实上,此次经济联社选举,无论是作为现任村支书的丁凤英、刚刚卸任村主任的罗日才,还是前村委会主任罗森江,都有着自己支持的候选人。以他三人为代表,各自又有着强大的家族成员作为后盾,无形中形成了这次选举的三股力量。

    罗日才一方支持的是丁茂森,丁凤英一方支持的是自己的兄弟丁凤透,罗森江支持罗日峰。村选委会副主任罗日才与村选委会主任丁凤英共同制定了有利于各自的选举办法,来对抗罗森江一方,希望罗森江一方的候选人罗日峰落选。
 
    按照当天宣布的选举规则,由党员、村民组长和村民代表三类人员参与投票,而党员和村民组长大多数支持丁凤英一方。也就是说,如果按照这个选举办法,罗森江一方肯定落选,所以罗森江等人坚决反对。
 
    但丁凤英和罗日才说,他们制定了这个方案后,是报请过乡政府同意的。这个说法,罗森江一方并不认可,他说,选举当天,他们就曾向乡里来指导选举的干部求证过这个问题。

    原乡干部周林福说,在当时,并没有专门的法律用来规范经济联社的选举,但通行的办法是由村民代表来参与投票选举。尽管如此,各村还是有自主制定规则的权力。而且,当天上午会议刚开始时,先召开的是预备会,预备会的作用就包括讨论选举规则等内容。

    出现分歧后,几方开始出现了争吵,有人提议去村委会里面的一个小屋子里商量一下。里面的小屋子就是当年的老年人活动室,两屋相距不到10米。然而,乡干部和村干部去了里面的屋子后没多久,就有人跑来说外面出事了。

    从里屋赶出来,丁凤英看到罗森洪和罗日峰倒在村委会门口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罗爱珍也浑身是血。选举被迫中止,横路丁村瞬间被笼罩在巨大的悲痛中。

凶手潜逃18年终落网

    仙居县公安局民警赶到现场后,立即展开了勘查和走访工作。有许多目击者指认说,凶手就是这次选举的选委会副主任、刚卸任村主任的罗日才的小儿子罗建其。

    时年26岁的罗建其有重大作案嫌疑。而警察赶到村里后发现,罗建其的家人已经全都不知去向,罗日才老两口、罗建其哥哥罗建军夫妇,甚至罗建其的妻子和刚满月3天的女儿,都在案发后离开了家。愤怒的死者家人冲进罗日才家中发泄怒火,几乎所有的门窗玻璃都被砸碎,家中一片狼藉。
 
    连续多年在横路丁村的走访、对罗建其家人的调查都没有让警方发现罗建其的踪迹,但仙居公安并没有放弃,坚持通过多种手段进行侦查。2017年7月,台州警方在工作中发现,陕西礼泉县一个叫朱玉标的男子长相和罗建其高度相似。

    朱玉标的身份证照片和罗建其当年作案时的身份证照片,虽然因年龄不同而有所差别,但相貌轮廓非常吻合。民警立即奔赴陕西礼泉县进一步深入调查。
 
    朱玉标很可能就是潜逃多年的罗建其。民警在礼泉县调查得知,朱玉标夫妇在礼泉县经营熟食店多年,但已经于2014年离开了礼泉县。通过进一步侦查,民警发现,朱玉标夫妇离开礼泉县后,搬到了西安市一个小区居住,而他们住房的户主名字竟然与罗建其姐夫一模一样。
 
    确定朱玉标就是罗建其,警方立即组织抓捕。2017年9月23日,罗建其在他居住的楼下被民警抓获。2018年8月,罗建其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庭审中,罗建其承认自己在混乱中捅了人。
 
    2018年12月6日,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决认定,在休会期间,罗建其的哥哥罗建军向罗森江讨要打牌所赢的钱,并殴打罗森江,被告人罗建其见此上前参与殴打,随后引发双方斗殴,其间,罗建其持刀捅刺,致被害人罗森洪、罗日峰死亡,罗爱珍重伤。

大法官说

记者:事情已经过去20年了,您为什么还要带领合议庭到案发现场勘查呢?

李占国大法官:这个案子作为死刑案件,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特别大。事发二十多年了,过去这么长时间,我们不能完全被动,在审判当中坐在法庭里,等待控辩双方提供证据进行审查。这不符合我们的国情,也不符合我们现在审判案件的实践。

大检察官说

记者:您作为大检察官,为什么选择这起案件来出庭呢?

贾宇大检察官:司法体制改革一个最基本的目标,就是要实现司法责任制——谁办案,谁决定,谁负责。至于选这起案件,首先它是一个社会影响比较大的案件;其次,这个案件过了二十年,被告人对一些事实还进行狡辩,试图推卸责任,所以这是一起重大案件。我作为检察长,领衔来办这样一个案件,也是希望通过这个案件的办理,给我们检察机关的同仁们带好头,对社会也是一种普法宣传。

被告人罗建其和他的哥哥罗建军当时并没有选举资格,却进入了会场,并在选举方案产生分歧时指责乡干部,主动挑起事端。那么,案发之前,究竟发生了哪些事?二审当中检辩双方争议的焦点又是什么?大法官将怎样审理这起20年前的大案?明天我们将继续跟随李占国大法官一起走进案件现场。

 

今日说法20191206视频,大法官开庭 二十年后的审判(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