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堂视频
`
今日说法20190827,为成长护航,走出窑洞的小姐妹,山西临汾
来源:cctv1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

女孩儿哭着说,是爸爸打的妈妈,他还让我扔掉被打断的擀面杖……

今日说法20190827,为成长护航,走出窑洞的小姐妹,山西临汾

不对劲的重病

    2018年8月9日晚上,山西临汾某村的石某给村支书打去求助电话,说自己的妻子生了重病,让村支书帮忙去照看一下,自己去浇底乡找医生。村支书赶到石某家里的时候,石某的两个女儿正哭成一团,妻子英子躺在床上,面部青紫,小腿肿胀,已经没了呼吸。村支书看着英子的满身伤痕,觉得不太对劲,在打电话告知英子的哥哥后,报了警。

    英子哥哥在听到英子的死讯时,不禁问了句,他们打架了吗?

抡起啥用啥打

    石某家暴妻子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2005年,英子带着女儿小燕和石某组成新的家庭。小燕说,石某很可怕,喝醉酒就会回家找麻烦,每天放学回去就会看到石某和英子在打架。石某打起英子来毫无顾忌,有时用火钩,有时用擀面杖,抡起什么就用什么打。

    2006年,英子生下女儿小花,3年后,又生下女儿小朵。这些年,石某消停了一些。

    2017年暑假,英子带着一身伤逃到山西太原找女儿小燕,还找了份零工,打算长久地待在太原。但二十几天后,石某就带着英子的哥哥找了过来。英子一提到回家就有说不完的委屈,向哥哥诉苦说不愿意回去,但最后为了家里的两个孩子,英子还是回了家。

    2018年7月,英子又被石某打得逃离了家。她带着一身伤住在哥哥家,疼得一躺下就起不来。因为这次闹得很大,村里开了一个针对石某的批评会,石某当时诚恳地表态,以后绝不再这样,会好好地过日子。

    直到英子去世的前两天,他们还在闹矛盾。英子想要离家出走,躲进邻居家的院子里,却被石某找到,拖回了家。那一天,英子反复往外跑了3次,都被石某追了回去。

    殴打、出逃、道歉、找回,这样的流程在石某与英子结婚的13年里不断循环上演,直至英子去世。

等待两个月的真相

    警察接到报警赶到现场时,石某仍没有回家,直到案发第二天凌晨5、6点的时候,石某才露面。石某说,英子的伤是英子用短擀面杖打自己的小腿形成的,他只承认曾经拖拽过妻子,拿小木棍和小柳条抽打了她几下。而尸检显示,英子的伤主要在小腿部位,因为钝器多次重力打击,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案发当天,石某殴打英子的时候,12岁的女儿小花和8岁的女儿小朵也在场。办案人员考虑到未成年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在充分准备后对姐姐小花进行了一次询问。小花说,8月9日父母没有吵架,近几天父亲也没有打过母亲,更没有看到母亲脸上的伤。

    两个月后,小花终于向警方说出了实情。其实在英子去世的前三天,两人一直在争吵。石某对英子的多次殴打,让她最后疼得根本无法下床。案发当天,石某对无法下床的英子说,这又不是你的床,为什么要躺在我的床上,你再不起来我就打你。说着,他就拿起擀面杖殴打英子,直到把英子打死,把擀面杖打断。事后,他还让小花扔掉被打断的擀面杖。

    小花说,她一开始撒谎,是因为担心爸爸坐牢后就没人管她们了。

爹不疼 大家爱

    石某被捕后,始终没有过问一句女儿们的去向,小姐妹的亲人中,也没有人可以担起监护人的职责。反复权衡后,检察官决定由村支书来担任姐妹俩的临时监护人。此外,他们还为姐妹俩申请到2万元的司法救助,村委会也把石某家的土地承包出去,预计每年能有4000元的收益。因为姐妹俩的学校较远,村支书还找到一户离学校近的人家,将小姐妹寄养在那里。有时候,小姐妹的小爸,也就是石某的弟弟,还会带小姐妹去市里住上一段时间。

    考虑到孩子的心理创伤,检察院向团委联系,希望他们推荐两名维权专员帮助孩子消除阴影。从2018年开始,山西临汾团市委吸纳社工、心理咨询师、教师等专业人士,培训他们成为青少年维权专员,为涉案的未成年人服务。维权专员瓮老师和鲍老师会跟小姐妹一起讲故事、唱歌、跳舞,逐渐和她们建立信任关系,用音视频聊天时刻关注姐妹俩的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还会设置特殊课堂矫正小姐妹的行为偏差,带她们走出阴影。

    为了孩子,英子在13年的家暴生活里一忍再忍,却始终没能换来丈夫的良心发现。2019年7月,石某因故意伤害罪被提起公诉,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今天起,反映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的系列节目《为成长护航》,将连续4天播出,请锁定CCTV1每天中午12:35《今日说法》。该节目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厅、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北京青少年社会工作研究院联合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拍摄。

普法时间

Q1:在这起案件中,检察官安排村支书作为小姐妹的临时监护人,村支书后来为了方便姐妹俩上学又找了一个寄养家庭,对于这些安排您怎么看呢?

A1:按理说应该是两姐妹的亲属有监护权的顺位优先权,但实际上姐妹俩的亲属中没有人能够担当起监护人的责任,所以权衡之下检察官还是决定,由村支书来担任两个小姐妹的临时监护人。实际上这种安排已经启动了针对未成年人的国家监护。检察机关也是用心良苦地寻找她的寄养家庭,我们国家法律有规定,寄养家庭通常都是针对父母的暴力、忽视,或者基于儿童权利最大化的考量,按照一定的相关程序,为儿童选择和委托一个最符合条件的家庭,对他们进行养育和照料的一种模式。从本案来看,这是一个稳妥的安排。

Q2:对于有关部门对接的两个维权专员,您怎么看呢?

A2:我觉得这是此案最大的亮点,她们的做法当中有四个方面是值得称道的。一方面,在专业关系的建立方面,社工并没有很生硬地直接闯入两个小姐妹的生活,而是很巧妙地设计了很多孩子们比较喜闻乐见的一些活动,慢慢靠近。第二个方面,就是社工通过对小姐妹的观察,对她们的心理健康状况和人际交往的情况进行实时评估,保障能够更及时、更精准地实施援助工作。第三个方面,就是社工能够始终秉承优势视角的这样一种理念,去发现两个小姐妹身上的闪光点,创造机会让她们尽快融入到集体当中,让她们找回自信。第四个方面,对于两个小姐妹的一些行为上的偏差,维权专员结合孩子的特点,设计情景剧,在角色扮演中,教给小姐妹一些最基本的待人接物的习惯和方法,潜移默化地提升她们的人际交往能力,使她们的一些偏差行为能够得以修正。

 

今日说法20190827视频,为成长护航 走出窑洞的小姐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