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堂视频
`
今日说法20190709,逃犯现身,广西阳朔县,吕发成,陈喜得
来源:cctv1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

颤抖吧,逃犯们!在逃25年的嫌疑人被人脸识别认出,科技发展到这个程度,无处可逃,快自首!

    张学友这两年有了一个新的称号——逃犯克星。在张学友的演唱会上,警方在安检过程中利用人脸识别技术抓获了多名逃犯,这正是运用了智慧警务平台的技术。逃犯不仅在演唱会安检时能被识别出来,走在大街上也可能被识别出来。

今日说法20190709,逃犯现身,广西阳朔县,吕发成,陈喜得

    2019年2月27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阳朔县公安局的大数据智慧警务平台突然报警,系统显示在阳朔街上比中了一名25年前的逃犯,是1993年因在广西荔浦犯入室盗窃、强奸罪被判刑,入狱一年后越狱逃跑的吕发成。可警察找到他后,此人却说自己不叫吕发成,叫陈喜得,并且详细地说出了自己是当地白沙镇人。警察初步核实后,这些信息也确实属实。

    难道是警方搞错了吗?这个说自己叫陈喜得的人到底是不是警方要找的逃犯呢?

是“撞脸”还是另有隐情
    广西壮族自治区阳朔县公安局2017年4月建立了大数据智慧警务平台并投入使用,2019年2月27日,智慧警务平台再次报警。

    系统报警,在阳朔街上比中了一名25年前的逃犯。左边黑白照片是25年前逃犯吕发成的形象,右边是触发了警报的男子。比中当中相似度接近92%。分析这个视频,围绕这个视频的人脸特征来看他的年纪,这个年龄段和吕发成现在的年龄是相符合的。

    根据公安系统资料,吕发成1993年因在广西荔浦犯入室盗窃、强奸罪被判刑,入狱一年后越狱逃跑。2011年的清网行动对其进行寻找未果,此后他的信息一直挂在网上,这是25年来有关他的线索第一次出现。

    将其控制住后,警方开始核实身份,但是此人却说自己不叫吕发成。

    眼前这个男子和逃犯吕发成的照片看起来十分相似,智慧警务平台从上午十一点到下午三点捕捉到了五次这名男子,他和25年前逃犯吕发成的相似度全部达到了90分以上,最高的两次达到了98分,最低的也有95分。这基本是可以认定身份的了,但是此人为什么是陈喜得呢?

混乱的地址信息
    警察把男子带回派出所核实身份,男子说自己名叫陈喜得,家住在当地白沙镇。然而吕发成的资料显示他是大桥村人,这两个人长得极为相似,户籍信息却明显对不上。而法律规定公安机关拘传嫌疑人的持续时间不得超过24小时,侦查时间十分有限,警方要在24小时内找到证据。

    继续比对二人的资料,警方又发现了另一处不同。相片中显示吕发成比较矮,但现在抓到的这个人比较高,两人身高相差有10cm左右。此外,在户籍相关记录上显示陈喜得也有前科,但是作案的地点、时间和吕发成无一相同。陈喜得在2003、2004年的时候因为抢劫在柳州被判刑,2017年才刑满释放,刑满释放后,就一直在家。

    警方对陈喜得进行了问话,他显得很放松。聊到了他两千零几年的时候在柳州因为抢劫被抓获的事情,他也十分平静。可当话题转到了90年代的个人经历,陈喜得有了变化。

    问不出答案,这让警察觉得很不对劲。外调组前往陈喜得户籍所在地白沙镇和吕发成资料上填写的大桥村进行调查,根据户籍资料找到了陈喜得的住址,并在村民的帮助下找到了陈喜得父亲的家。老人说90年代陈喜得在屋里做农,时不时出去打工,但时隔太远,具体什么时候记不得了。但是当看到吕发成的照片时,他喊出了喜得。老人一开始很肯定,但追问之下又改了口,说这张照片太模糊了看不清楚。

    陈喜得身份查实了,警察前往大桥村核查吕发成的信息。但到了当地后,却是查无此人,户籍系统中查不到他的信息。一位管理户籍的工作人员说,很可能是吕发成的身份信息在户籍联网之后没有被录入系统,户籍系统是2004年才有的,可能会有一些人被录漏的情况。警方又找到了大桥村村委会的村主任,村主任说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大桥村人,他对村上每户人家的情况都了解,但唯独不知道有吕发成这么个人,且记载了全村人的名册上也找不到。

    巧合的是,警察问话提到大桥村时,陈喜得并不陌生,他说80年代去过两次。陈喜得的回答再次让警察产生了怀疑,陈喜得记得80年代的事,却记不得90年代的事,这显得十分矛盾。办案警察联系了之前接触过这个案子的一位警察,他说当初他们去荔浦县法院调吕发成当时的案卷时看过他的笔录,他说他是高田乡大桥村刹门屯的人。

    这个地址,让警察觉得很不对劲。

    陈喜得二十几年以前犯案,会不会是报了一个虚无的身份?但这也仅仅是个指向,不具有证据上的作用。并且如果说警察的推测是对的,还存在一个问题,如果25年前陈喜得真的是冒用了吕发成这个名字,他为什么又会成功呢?

指纹比对真相大白
    法律有规定,无法查明犯罪嫌疑人真实身份的,可以以他自报的身份去判刑,以前没有联网,民警办案对于核实身份确实存在疏漏。而当年经办的警察已经去世了,没人能说清楚当年的事。

    警方坚持自己的推测,但是他们没有证据。距离24小时的期限,越来越近了。警方决定试试陈喜得的反应。

    陈喜得的反应让警察对之前的推测又多了几分肯定,他们查看了外调组发回的案卷后,从审讯笔录中提取到了一枚清晰的指纹,他们决定将当年吕发成的这枚指纹和陈喜得的指纹进行比对。

    根据指纹的花纹类型、纹线起点终点特征、以及分布位置综合来计算,只要能找到有五个特征点,就是说只要在5个相同的地方找到5个相同的特征的话,那这个几率就要有1500亿分之一。经过三次反复的比对,警察在两枚指纹上一共找出了八个相同的特征点,这可以肯定两枚指纹是属于同一个人的了。

    而经过调查,警方发现身高10cm的变化,是由于陈喜得当初以吕发成的身份被抓时谎报了当时的身高,所以会和现在的身高测量数据相差很大。

    对比结果一出,警察信心大增。在证据面前,陈喜得也终于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陈喜得承认,自己当年是谎报了吕发成的名字坐了牢,这么多年因为名字是假的,他一直没有被找到。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他又碰到了警察,而且是“智慧警察”。

    陈喜得说当年之所以谎报名字,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做了难以启齿的事情,他以为这样可以蒙混过关。25年间,确实吕发成这个人不曾被找到,但是25年间刑侦科技在进步,如今真相大白后,陈喜得这次被以脱刑脱逃罪批捕,因为他是累犯,将会从重处罚。

普法时间

Q: 我们在追逃过程中都经历过哪几个阶段,有什么特点呢?

A:我们国家公安机关的追逃工作以上世纪90年代末为节点,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在90年代末之前,是一种传统的追逃方式。这种方式简单地说,就是各地公安机关的逃犯各地自己负责追逃。那么它的特点就是投入资源很多,而且跟在逃犯后面跑,显得非常被动。而在90年代末之后到现在,是一种信息化的追逃方式,最典型的表现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网上追逃。那么它的特点或者说它的优势就是各地公安机关都是立足于本地的日常工作,其他地方的逃犯跑到本地来都可能会被发现。那么反过来说,本地的逃犯跑到其他任何地方,其他地方的公安机关也会立足于他们本地的工作来实施追逃。

 

今日说法20190709视频,逃犯现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