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堂视频
`
今日说法20190705,锲而不舍,入室抢劫案,网上追逃,追诉时效
来源:cctv1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

17岁不懂事37岁来还,嫌疑人潜逃20年后被抓获

今日说法20190705,锲而不舍,入室抢劫案,网上追逃,追诉时效

502胶在灼烧
    1998年,十六、七岁的“咪娃”从四川省南充市来到原江苏省吴县市打工,按现在的行政区划,他打工的地方属苏州市相城区。年轻的“咪娃”漂泊远方,却在旱冰场找到了寄托,也就是在这里,他遇到了两个老乡,陈天均和赵志强。

    三月的一个晚上,年轻人们对溜冰场流连忘返,21:30才陆续离开。而在溜冰场附近的一家小杂货店里,潘根元正准备关店回家休息。

“咪娃”决定参与老乡陈天均的计划。

    22:00,“咪娃”、陈天均、赵志强,这三个年轻人跑进潘根元的小店,声称要买东西,一进来,走在后面的年轻人却顺手把卷帘门关上了,潘根元感觉情况不妙,但为时已晚。

    还没等潘根元反应过来,他就被两个年轻人用透明胶带绑住了手脚,封住了嘴巴,一个年轻人还在胶带边缘滴上了大量的502胶水,潘根元瞬间一阵难受,疼痛感也开始蔓延,他说当时自己的嘴整个都肿得不得了,民警也说他当时身上的皮跟皮都黏在一起,稍微一动就疼痛不已。

    年轻人们劫走柜台里共两千多元的现金,又装走一大袋几十条香烟后,便冲出小店,消失在夜色中。

    潘根元挣扎着爬出门外,求助路人报了警。几分钟后民警到达了案发现场,发现惊魂未定的潘根元嘴上都是血,他身上的透明胶带已经在邻居的帮助下去掉,但面部、手部和腿部多处被502胶水灼伤。

    2018年,20年过去了,他身上的几处伤疤仍清晰可见。“咪娃”也潜逃了20年。

退休前的心愿
    案发后,民警很快抓到了三名嫌疑人中的两人,而“咪娃”不仅不见踪影,连名字也是个迷 。嫌疑人赵志强称他几天前和“咪娃”在旱冰场认识,他只知道这个别名“咪娃”的男孩姓何 。赵志强交代,案发当日,三人晚饭后都在旱冰场溜冰,溜冰后三人到杂货店抢劫,陈天均和赵志强负责控制老板潘根元,“咪娃”负责拿钱和东西。

    后来,民警通过走访和对比,确定了“咪娃”的身份,原来他叫何红军,是三人中最小的,当年只有16岁半,因为个头矮小,只有一米五几,所以老乡们都称呼他“咪娃”。

    “咪娃”何红军逃跑了,他会去哪里呢?负责该案件的民警之一吴国梁受命前往何红军的老家四川南充,告知何红军的父母相关情况,但何红军的父母也不知道儿子的去向。此后,吴国梁又多次获得线索,他和同事又赶到浙江等地调查,但核实后发现都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每一次出击,吴国梁都失望而归,追捕何红军的线索也被迫中断,但20年来,苏州市公安局和民警吴国梁并没有忘记他。

    1999年,公安部在全国启动了网上追逃系统,何红军被列入在逃人员名单,之后,吴国梁每年都跟犯罪嫌疑人家的户籍地联系,试图找到他的下落。

    2001年,原吴县市被撤销,吴国梁所在的蠡口派出所划归新成立的相城区更名为元和派出所,吴国梁仍然负责何红军的追逃。

    2003年春节,吴国梁再一次赶往四川南充何红军的家中调查,何红军的父母称他没有回来。

    2011年5月,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了名为“清网行动”的追逃工作。元和派出所将何红军列为这次“清网行动”的重要目标之一,吴国梁和同事们再次赶赴四川南充查找何红军的踪迹,通过何红军的家人督促他主动投案。

    尽管所长换了一任又一任,许多同事也调走或者提拔,吴国梁依旧坚守在他的岗位上。2013年,吴国梁已经52岁,考虑到身体原因,他转岗到了本所的户籍窗口工作,不再参与办案。

    可是吴国梁放不下,2017年,眼看自己即将退休,他想解决自己一生唯一未彻底完结的案子,也想给被害人和社会一个交代。于是,他向所长提出心愿,他要继续追捕何红军。

一时不懂事,后悔一辈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8年6月,在距离当年的抢劫案20年零3个月之后,四川省南充市警方传来消息,他们抓获了网上追逃人员何红军。

    何红军到案,也揭开了一个谜底,他为什么能潜逃20年而没有被公安机关抓获呢?原来,何红军在换二代身份证的时候将名字改成了何仁军,身份证号码也由15位数字变为了新的18位。民警吴国梁表示数字变动的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区划调整。南充警方发现了这些变化,随后很快定位了何红军。

    2018年6月初,何红军的第二个孩子降临了,他赶回家中看望孩子,南充警方得知其线索后抓获了他。何红军可能早已料到,年轻时不懂事造成的错误,总有一天要偿还,哪怕是在懂事后。

    听说何红军被抓的消息后,吴国梁非常兴奋,潜逃了20年的嫌疑人终于到案了,尽管当时他血压高、血也高,他还是主动请缨,亲自去四川南充把何红军带回来。吴国梁20年来的心愿终于结了。

    何红军参与抢劫时年龄接近17岁,被抓时37岁。他坦言,因为当年的无知和冲动,他心里总有一个疙瘩,天天提心吊胆,所以20年来一直在一些小家具厂打工,也没有多大的成就。说起这件事,他无数次地提到“后悔”二字。检察机关考虑到他当时是未成年人,心理不成熟,便按未成年人犯罪的相关规定对他提起了公诉。

    何红军不为自己的错误辩解,他直言,当初参与抢劫只是为了好玩。

    这些年来江苏警方和南充当地警方多次到何红军家中调查,何红军是知道的,他想过自首,但没有勇气,后来他结婚成家,又有了孩子,就更纠结了。面对服刑,何红军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被判刑后,何红军没有上诉,他表示在监狱内会努力表现、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和家人团聚,开始新的生活。

    玩乐绝不能建立在侵犯他人的基础上,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也不能逃避法律的惩罚。任何冲动的行为必将产生影响,有时候,它会让人后悔一辈子。一时的“不懂事”影响一生,得不偿失。

普法时间

Q1: 何红军20年前参与一起抢劫案,20年后被抓获归案了,那么时间过去这么长,我们国家法律所规定的追诉时效是怎么样的?

A1:我国法律关于追诉时效有三个法律条文。如果法定最高刑不满5年的,那么它的追诉时效是5年;如果不满10年的,那追诉时效是10年;如果是10年以上的,那追诉时效就是15年;如果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话,追诉时效就是20年。《刑法》第87条还规定了追诉时效的延长,《刑法》规定,如果这个案件经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或者国家安全机关已经立案侦查,或者人民法院已经受理案件以后,逃避侦查审判的,不受追诉时效的延长限制。在这个案件中,显然行为人主观上想逃避侦查审判,客观上也逃避了侦查审判,所以这种案件不受追诉时效的限制,无论多长时间我们都可以追究。

Q2:何红军自己也说,这20年来就是东躲西藏,被抓获归案之后,反而松了一口气,觉得躲是没有意义的,您怎么看?
A2:我们老百姓常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我看来,这个“法网恢恢”至少有两个“法”,一个是行为人内心的“法”,就是我们的良心,其实对犯罪分子而言,最痛苦的折磨就是良心的折磨,这是内在的“法”;还有一个就是外在的法,国家的法律规定,犯罪分子犯了事之后非常害怕被法律打击,所以,这个外在的法和内在的“法”加在一起,让人的内心非常纠结、非常不安,所以还不如及时投案,让心里的石头落地,让内心的“法”和外在的法都能够得到恢复。

 

今日说法20190705视频,锲而不舍

()